预约挂号 大型设备 求医问药 交通路线 就医流程 门诊时间 患者心声 医保之窗
 

您的位置:首页 > 医院文化 > 职工艺苑 > 文艺作品 > 从“诺学”来,到“诺学”去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战略安排 更加凸显科技第一生产力作用

从“诺学”来,到“诺学”去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战略安排 更加凸显科技第一生产力作用
来源:御营分院 时间:2017/10/20 浏览数:1695
 
      2017年的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陆续公布结果。从10月2日开始,诺贝尔奖“开奖周”启动后的8天内,医学奖、物理学奖、经济学奖等多项大奖的结果就折桂珍藏。荣誉到谁家?既是期盼,也是感召。

      作家莫言201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屠呦呦凭借对青蒿素的研究获得2015年的生理学与医学奖,诺奖两度到我家。

      冲击诺贝尔奖的热情一旦开启,中国的诺奖研究也在不断升温。捷径找寻甚至生日揭秘,无不呈现从“诺学”来研判,到“诺学”去实践的拳拳之心,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战略安排更加凸显出科技第一生产力作用,为“诺学”书写和实践提供了中国方案。

一、“诺学”体系需要战略规划能力,确保从“诺学”来的思想宽度和深度。

      国内对诺奖的研究非常零散的现状,与之国外很有体系的诺奖研究形成鲜明对比。比如,他们仅仅在研究犹太人获奖者的英文书籍方面就有50本之多。

      更遑论美国学者朱克曼《科学界的精英——美国的诺贝尔奖获得者》(1977年),这一世界第一本从学术角度对诺奖及其得主进行研究的历史意义。

      我们知道,1901年至2016年115年间,各类诺贝尔奖项共计颁发了579次,累计获奖911人次。其中,物理学奖颁发次数多达110次,而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奖人数多达211人。900多位获奖者的思想、经历和他们的著作、社会环境……等等这一整体就是蕴藏的瑰宝。

      反观我们,《火星来客?——诺贝尔奖与犹太人》就远胜《诺贝尔奖得主出生月份的统计分析》的学术意义,《20世纪诺贝尔获奖者辞典》更能宏观纵览诺奖人物的沿革。我国“诺学”研究正在逐渐形成体系。

      纵观中国文学史,一个人一本书都可以成为一门“学”——“红学”“钱学”。那么,“学”之以来,为“诺学”更为系统的研究可有“继往圣”的沃土。

二、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诺学”成为必要条件之一。

      在“创新、协调、开放、绿色、共享”五大理念指引下的十八大期间,五年之内,我们已经取得了让世界瞩目、让国人振奋的可喜业绩。创新是经济发展的源动力,但是,我国的科技创新投入,特别注重硬件方面,而对科学精神、科学制度等软环境的营造投入“注意力”不够,是不争的事实。

     美国学者朱克曼曾做过一项研究,调查了75年的286位获奖者样本,他发现自1901年诺贝尔奖颁发以来的286位获奖者中,三分之二的科学家是与人合作而获奖的。他又以25年为一个时间段进行了比较研究,发现与人合作而获奖者,第一个25年为41%,第二个25年上升为65%,第三个25年竞达到了79%。得到几个基本认知:

A.在现代社会里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合作

B.在现代社会里合作比竞争更重要

C.合作有助于事业的成功

D.只要合作,就一定能成功

      因此,面对新时代,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如何解决好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就在秉持社会主义集体团结理念和行动指南,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奋斗征程中发挥更大优势。

三、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战略安排,“诺学”是必要的呈现方式之一。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强调,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基本实现现代化,再到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战略安排。我们要坚忍不拔、锲而不舍,奋力谱写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征程的壮丽篇章。

      所以,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着力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不断增强我国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这应当是新时代国家经济发展方面的文化脉络,必须具备高度自信。因此,科技研究及成果转化必然呈现更加突出的引领作用。

     尤其是,在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强化基础研究、实现前瞻性基础研究、引领性原创成果重大突破的过程中,仅仅在“健康中国”“美丽中国”宏伟事业方面,智能化科研项目战略规划能力、项目实施能力、成果转化应用能力就可大范围高居原创性,而“诺奖”精神恰恰如此。

     更为重要的是,在十九大精神指引下,努力形成人人渴望成才、人人努力成才、人人皆可成才、人人尽展其才的良好局面进一步形成,也必将在“诺奖”中有所作为,会成为“诺学”研究中不可或缺的精彩篇章。

(邱海云)

 

上一篇:儿时的记忆(续一)
下一篇:中国旗帜高高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