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挂号 大型设备 求医问药 交通路线 就医流程 门诊时间 患者心声 医保之窗
 

您的位置:首页 > 医院文化 > 职工艺苑 > 文艺作品 > 儿时的记忆

儿时的记忆
来源:血液科·风湿免疫科 时间:2017/10/12 浏览数:376
 

      在绵阳工作十几年了,大家在一闲聊时,人们总是问我的老家是哪儿,我总是很干脆的的回答:重庆大足。其实,在我的口音里早已没有了乡音,那是因为自记事起我们一家人就跟随父亲的工作把家搬到了绵阳梓潼县那个叫玛瑙的镇上。

      记忆中镇不大,镇上却有个大礼堂、露天电影院、菜市场、医院……很是热闹,一派繁荣的景象。那时的我才四岁,但儿时的记忆尤为深刻。父母都是老实的乡下人,一家五口人全靠在广元工作的父亲一个人的工资维持生活,母亲会缝纫,手艺还不错,她经常给周围的邻居,乡亲们制作新衣服,用自己的双手换来一些收入,补贴家用,生活过得虽然艰辛,但还是有滋有味。

       儿时的记忆,深深地印在我的心灵,那一幕又一幕,时至今日也难以忘怀。儿时的我,经常到邻近的孩子家去玩。从邻家回家后,总是缠着母亲说:妈妈,我们可以吃点像狗狗(孩子的小名)家那种黑黑的面条吗?现在想来都还觉得可笑,其实那“黑黑的”面条就是加了酱油的面条而已!

      记忆中,那时我们家的面条都是白白的,三个孩子的碗里有菜还有面,而母亲的面碗里永远是蔬菜,很少有面条,放点盐,大家就吃得很香,觉得很有滋味了!

      最高兴的时刻,是在广元工作的父亲归来,他总会为我们带回来糖果之类,我们三个孩子围着父亲要吃的,而家里的生活也会因为父亲的回来而变得丰富起来。尤其是当喜欢钓鱼的父亲走上好几里山路钓回来许多活蹦乱跳的大鱼时,我们的更加高兴。

       父亲年轻时在部队当兵,在炊事班干过,做饭的手艺不错,他总是把钓回的鱼做成好大一盆的酸菜鱼宴请邻居们,大家聚在一起吃鱼,每每这样的场景母亲也是最为忙碌。我知道她即使忙碌,心里却是高兴!也正是这个原因,平时父亲不在的日子里,邻居们也总是对我们和母亲特别照顾。

       小时候的我长得很像维吾尔族小姑娘,大大的眼睛,头发也是天生的自然卷,很是惹人喜欢,经常是住百家屋,吃百家饭。也是邻家姐姐们的“洋娃娃”,她们常把自己喜欢的头饰和衣服让给我,给我梳好看的头发,教我说普通话……

       儿时的记忆历历在目,前些年我开着车带着母亲和我的孩子回到了儿时生长的地方去回味一下童年的记忆,不过当初的人们早已不知去向,留下的是依旧矗立的礼堂、露天电影院……一派萧条的景象!让人心酸。

       美好的光阴,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吴杨梅)

 

上一篇:汝之言,吾之乐
下一篇:冬天的温暖